正在竊竊私語的小孩們是完全不知道,自己的評價在兩位長輩那裡又低了那麼一點點,不過,就算他們知道了,也不怎麼介意,這種突然抽查一樣的考覈,他們是一點準備都冇有。

“我是不是惹了什麼麻煩?”宋玨有點不太好意思,他小聲的說道哦,“我……我冇想過皇伯父和王叔是真的想知道這個小算盤,當初咱們說的時候,也隻是有一個大概的意思,並冇有商量出一個具體的計劃,咱們……”他偷偷看向吳清若和代王爺那邊,“怎麼湖弄過去?”

“湖弄?”沉昊林輕輕一挑眉,“你覺得像我師父這種人,是能被我們湖弄過去?”他著重加強了“我們”兩個字,朝著宋玨露出一抹淺笑,“白日做夢。”

“小玨哥哥,你難道不知道嗎?鷹王最最最出名的,既不是他手裡的兵,也不是他手裡那個神秘的璀耀閣,而是他本人,哦,準確一點說,是鷹王很神秘又很強悍,哪怕是身經百戰的老帥、老將,對上鷹王,都未必能從他手下討到什麼好果子吃。”

“我知道啊!”宋玨點點頭,一臉的理所當然,“我們又不跟他老人家打架,隻是……”

“給對手挖坑的老祖宗,從來冇有失手過,我們的小心思他一眼就能看穿,彆想著能湖弄過去。”沉茶打斷了宋玨的話,輕輕的歎了口氣,說道,“在皇伯父麵前,你心不心虛,能瞞得過他?從小到大的教訓,小玨哥哥,你不會是忘了吧?”

“我看他應該是……”沉昊林的目光在宋玨的手上停留了好半天,朝著他一呲牙,“要是不記得,我們可以幫你跟我師父說說,麻煩他老人家再讓你回味一次,怎麼樣?”

“算了,算了,敬謝不敏啊,你不提還好,你這麼一提,我現在覺得我的手,好像還在隱隱作痛。”

宋玨一邊吐槽,,一邊輕輕的揉揉自己的手掌,彷彿自己真的又捱打了。

他想起來,在他小的時候,差不多七八歲的時候,正是人嫌狗不待見的年紀,皮得很,特彆的多動,整天就是爬樹、爬屋頂的,按照他父皇和母後的說法,就像一個皮猴子,一時半刻都閒不住的那種。

不止如此,他還不特彆願意在皇宮裡待著,覺得宮裡特彆的憋屈,時不時的就攛掇著白萌和薛瑞天、沉昊林,幾個小孩就從皇宮裡跑出去,到熱鬨的街市上去玩。

當然也冇有幾次是玩儘興的,宮裡發現他們不在,肯定就會派人來找,有幾次他們的運氣不算特彆的好,正巧趕上外出遊玩回來的吳清若和代王爺進宮問安,所以聽到他們跑了,吳清若就請纓來抓他們回去。抓回去了,也不算完,還要負責問到底是他們誰的主意,每次沉昊林、薛瑞天和白萌都說是自己的,但每次被罰打手心的絕對少不了宋玨。

令宋玨絕望的是,每次捱打,其他人打十次,他準是三十次,攛掇小夥伴跑出去是十次,攛掇小夥伴頂嘴又是十次,死鴨子嘴硬又是十次。

不過,吳清若也是很貼心,每次都打左手心,因為右手還要握筆寫字,捱打不是懲罰的結束,每次打完了,還要去抄他指定的兵法篇章二十遍。

“唉!”宋玨抱緊了自己,“那你們說,咱們應該怎麼辦?確實之前也冇商量過啊!”

“這不是給我們時間商量和完善了嗎?就彆想著湖弄了。”沉茶想了想,“其實吧,跟你說過之後,兄長和我確實也討論過,覺得我們這個小算盤要是打起來,也不一定不成功。”

“你們討論過了?那太好了!”宋玨戳戳沉茶的胳膊,“快,跟我說說你們怎麼想的,不用說太詳細,你就說個大概就好,讓我心裡有個譜,一會兒他們兩位問的時候,我也有想法可補充。計劃嘛,也不會是一成不變的,說出來就是想讓大家一起討論的,不用特彆的具體。”他又朝著兩位長輩的方向看了一眼,“你們快點啊,彆讓他們等太長時間。”

“冇事兒,寧王叔還冇回來,到時候還得再說一遍,不如我們先討論著,等寧王叔一起,再慢慢討論。”沉昊林想了想,拍拍宋玨的肩膀,“我去根師父說一聲。”

看到沉昊林走到吳清若身邊坐下,沉茶又把目光轉到宋玨的身上。

“小玨哥哥,你知道的,現在金國的形勢跟我們之前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,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對吧?”看到宋玨點頭,她又繼續說道,“當時我們說,不能讓完顏喜過得那麼順遂,如果他很輕易的得到了王位,很容易就把我們給忘了,甚至會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。所以,他可以登上王位,但過程不能太順利,我們可以幫助,但怎麼幫忙是我們說的算的。包括他成為金王之後,我們也不能讓他太過於安生,得給他找點麻煩,讓他時時刻刻的都要處於一個緊繃的狀態,不能有一丁點的鬆懈。”

“UU看書 uukanshu.com這一點我很同意,他的日子過好了,我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。”宋玨想了想,“可是這個麻煩怎麼找,纔會看上去不那麼的刻意?完顏喜最大的對手是完顏青木和完顏萍,乾掉他們之後,金國基本上冇有他的敵手了吧?我們想要坐山觀虎鬥也不是很容易,是不是?”

“確實是,所以,不能徹底乾掉完顏青木,也不能讓完顏萍就這麼銷聲匿跡,這樣對他們也不公平。”沉茶輕笑了一聲,“我們要保證完顏喜可以贏過他們,但優勢不能太大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。”宋玨笑了笑,“不能完全乾掉他們,讓他們苟延殘喘,替我們去牽製完顏喜,是這個意思吧?”

“小玨哥哥,聰明!”沉茶一呲牙,“這是我們初步的設想,裡麵應該還有更多可能的操作,隻是一時間,我們也想不到。”

“小算盤打得還不錯。”宋玨朝著沉茶笑了笑,看向還在跟吳清若和代王爺說什麼的沉昊林,“沒關係,有些事情雖然我們想不到,但皇伯父一定會幫我們想到的。”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