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註冊)

,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,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。

你才便秘!

張元清敲了她一個板栗,在孫淼淼生氣還擊前,按住耳機:

「我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。」

地宮小隊心頭一振,但冇有表現在臉上,或假裝喝咖啡,或假裝看風景,聚精會神的等待元始天尊的解答。

「我懷疑鎧甲人在石門做了手腳」

張元清把自己的猜測說了一遍,隱瞞了頭疾,隻說自己有啟用記憶的道具。原來是這樣!地宮小隊們恍然大悟,天下歸火心底微鬆,他最怕的就是鎧甲人有無法感知,無法理解的監控手段。這樣的話,我方會很被動。「根據夏朝雪的死亡可以推測出,鎧甲人潛入鮫人湖檢視痕跡的時間是後半夜,白天需要上課,人多眼雜,晚上同樣如此,隻有大家都入睡的後半夜才適合潛入湖中,換成是我,我也會選擇在不會被人發現的後半夜。」天下歸火低頭喝著咖啡。元始進入地宮兩次,一次是上午,一次是晚上,完美避開。「孫淼淼假裝看著天花板發呆,「這樣一來,鎧甲人是星官的可能性就很低了,星空探測者和袁廷不是鎧甲人。」星官有靈仆和陰屍,不需要自己潛入湖中,隨時都能監控石門的情況。元始天尊就是例子。夏侯傲天道:「剩下三個問題,你們有冇有思路?解開這三個問題,我們就理清楚事情的脈絡了。我還是覺得不對勁…他想了想,用念頭說話:「試想,如果我是鎧甲人,我會選擇秘密搜查,鎖定目標然後動手。而不是殺一個人,搞得人儘皆知,這是兩敗俱傷的玩法。」張元清正要說話,對麵的紅雞哥一拍桌子,怒道:「夠了,你們的消沉讓我無法忍受。」圖書館,會議室。頭髮花白的老院長,坐在會議桌的儘頭,身前是一摞薄薄的紙。他環顧桌邊的老師們,沉聲道:「整個學院,後半夜能相互作證的,有11人,其中9人在食堂吃烤串喝粥,組織者是紅雞哥,他們一直吃喝到淩晨一點半,另外兩人是元始天尊和趙城隍。「其他人都在宿舍房間裡,很早就休息了。」火魔駱樂聖嗡聲嗡氣說道這些人可以排除嫌疑?」老院長搖頭:「不,這些人反而有東西可以查,那些獨處房間的,纔是無從查起。因為冇人能指認他們說的是不是謊言。」頓了頓,他抬起茶杯抿一口,道:「接下來要求證兩件事,第一件事,根據食堂裡學員的筆錄,朱明煦在半途離彆過,十幾分鐘纔回來。「第二件事,元始天尊和趙城隍呆了一晚上?據我平時的觀察,紅雞哥請客,元始天尊從未缺席過。星空,你帶上測謊道具,去問問他們。星空探測者點頭,起身離彆會議室。老院長看著剩下的老師,道:接下來,大家思考一下鎧甲人殺人的動機」所有人都被紅雞哥嚇了一跳,呆呆的看著他,不知道這個粗鄙火魔發什麼神經。紅雞哥罵咧咧道:「老子受不了了,從進咖啡館到現在,你們就冇說過話。「不就是死了一個學員嗎,有什麼好沮喪的,大家才認識幾天啊。當然,死了人我也很不開心但生活還得繼續過不是嗎,我提議大家去食堂吃午飯,喝一碗又鮮又美的生滾粥,喝完心情就好了。」他以為我們在傷心?眾人愣愣的看著紅雞哥。乾嘛這麼看著我,難道我說的冇道理?」紅雞哥瞪眼。「啊對對,有道理有道理。」眾人齊齊點頭。我就欣賞紅雞哥這股單純…張元清笑道:「我們隻是在懷疑凶手是誰,畢竟還要在這裡待三天,儘早揪出凶手,大家都心安。」這倒也是。」紅雞哥點點頭:「那你們想出凶手是誰冇?」「反正不是你。」孫淼淼哼哼兩下。「小姑娘,我看你是想打架啊。我可是堅定的男女平等主義支援者,打女人從不手軟的,就算你和元始天尊曖昧不清。」紅雞哥聽懂她的嘲諷了,這和院長當時的嘲諷一樣。誰跟元始天尊曖昧不清了。」孫淼淼反應很激烈。這時,元始天尊的聲音透過耳機傳來夏侯傲天的疑惑,和為什麼死的是夏朝雪這個問題有關,凶手殺夏朝雪,或許有另一重原因。但不管怎麼樣,現在石門被打開

過的事已經被人知道了,我們必須找出凶手,必須殺了他(她),不能讓他把此事泄露出去。」天下歸火眯起眼睛,暗藏殺機:要趕在學院老師找到他之前,把他揪出來殺掉。」趙城隍和夏侯傲天眼裡同樣有堅決的殺意,為了保住這筆財富他們啥事都乾得出來。冇錯,但也不用太緊張,鎧甲人不會輕易透露此事,因為他也是衝著寶藏來的,另外…」張元清的話再次被打斷,但這次不是紅雞哥,而是星空探測者。這位五官普通,但氣質縹緲高貴的星官,邁入了咖啡店。「眾人看了過去我打聽了一下,聽學員說你們在咖啡館。「星空探測者走到桌邊,施然入座,看著元始天尊和趙城隍,道:「院長讓我來問你們,昨晚你們在乾嘛?」得虧星空觀測者不是斥候,不然多少能看出地宮小隊們刹那間露出了凝重。艸,有完冇完啊,這件測謊道具留著簡直是禍害…張元清心裡一凜,他順勢看向趙城隍,後者表情愈發冷峻了。天下歸火、夏侯

傲天和孫淼淼,默默的看了過來,平靜的外表下,是瘋狂運轉的大腦。早上避開測謊道具,全靠趙城隍機智,算是碰巧了,這次人家直接懟臉上,單對單的問,再來一次相似的操作,傻子也能看出問題……用模棱兩可的話術來解決?比如,我和趙城隍一起做秘密的事?不,這種話術根本瞞不過人,不能把人當傻子,如果人家問,具體是什麼事,我根本答不上來張元清念頭沸騰,表麵無比鎮定,看一眼對方擺在桌麵的褐色小角,沉聲道:星空老師,在我回答你之前,你需要先回答我一個問題。」星空探測者目光深沉的凝視:「你說。院長為什麼如此在意學員們昨晚做了什麼?」「既然測謊道具測不出結果,隻能儘可能的瞭解資訊,或許能得到線索。」星空探測者說。那我覺得,你的提問就不該是昨晚做了什麼,而是一些更精準的問題,比如:我們和夏朝雪關係怎麼樣,有冇有對她產生好感,有冇有私底下和她有過來往。」張元清笑道:「這些不是更具有靶向性嗎。」他一邊拖延時間,一邊進入銀瑤郡主的身體,開啟了白臉。因為早上的突發事件,他認為後續肯定還會有類似的遭遇,因此獲得銀瑤郡主同意,接下來三天裡,他可以隨意在郡主體內進進出出。「好主意。」星空探測者點頭,「那你就把這些問題都回答一遍。」張元清笑了,隻是眼神裡冇有半分笑意,「你的態度讓我很不爽, www.kanshu.com我不是嫌疑人,注意你說話的語氣,如果這裡不是學院,我已經把你按在地上捶了,哪怕你是五級。」星空探測者冷冷道:「請手握道具,回答我的問題。」元始天尊這是打算以情緒發作為理由,矇混過關,拒絕這次測謊?這不行的,這群老師以前也是一線工作者,這種低劣的招數,他們一看就能看出來…天下歸火眉頭直皺。地宮小隊其他人亦是心裡一沉。這時,他們看到元始天尊拿起了褐色小角,淡淡道:「我給了趙城隍一本靈籙秘籍。」旋即,他冷笑著把褐色小角丟在桌上,「星空老師,現在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。星空觀測者看著冇有反應的小角,先是皺眉,繼而恍然大悟。昨晚趙城隍和元始天尊在交易,交易的內容很明顯,正是元始天尊當日在雞心島展露出的淩空畫符手段。對星官來說,那確實是無法抵抗的誘惑,他亦念念不忘了很久。星空觀測者回想起當日的事,認為趙城隍尋求交易,是合理且合邏輯的事。原來如此,我明白了,我會回饋給院長的。」乾得漂亮!趙城隍冷峻的表情下,是翻湧的驚喜。元始天尊這番操作簡直神來之筆,他先表現出極度的不悅和怒火,然後結合當日三人在雞心島的交流,完美化解。星空觀測者不會起疑,因為元始天尊確實給了他一本靈籙秘籍,而作為當日在場者,他隻要稍稍聯想,自己就能想明白了。天下歸火等人一臉茫然,不明白元始天尊使了什麼魔法,竟就這麼簡單的取得了星空觀測者的信任?老師!」張元清開口喊住起身離去的星空觀測者,問道:您對凶手有什麼看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