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宏安歎了一口氣。

“據九長老的推測,他們是想要把玲瓏寶塔陣法打碎,救出林燁。”

眾長老炸開了鍋,沸騰起來。

“還真的是!”

“當初背叛林燁的是他們,現在要救林燁的也是他們,到底在搞什麼鬼?”

“秦楓冇有在這一些人裡麵吧?”

江宏安搖搖頭。

“秦楓在火棲之地裡麵,肯定是去馴服新的靈火。

但我覺得這事應該跟他冇有什麼關係,因為秦楓就是下一屆天帝的大熱人選。

他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做這種事情,放林燁這麼可怕的敵人出來,影響他做天帝。”

有長老說道:“宗主,現在我們應該怎麼樣做?

我們可不能讓他們把林燁救出來。

林燁是一個愛憎分明的人,我們對付過他,以他的鐵血手段,他會徹底把我們的宗派給滅了的。”

眾人不住點頭,心中蔓延起寒意。

林燁的手段太可怕了。

江宏安說道:“我也是擔心會這樣,所有把你們叫過來。

我想帶幾個長老前去天帝宮看一下。

剩下的長老,你們就在這裡看著宗際大比。”

眾長老點頭。

“好。”

江宏安安排好,準備離開的時候,突然,火棲之地那邊傳來了一陣巨大的能量波動。

能量波動讓所有的長老都愣在原地,目光投向了那邊。

“不好!火棲之地,出事了!”

不隻是離火宗的人,全部在火棲之地之外的眾人,都發現了這個現象。

火棲之地,在劇烈晃動!

他們用來進出的陣法,極其不穩定,隨時都要破碎!

火棲息之地裡的人,也發現了不對勁。

這片天地在顫抖,到處發出“轟隆隆”的聲音,所有的火山都在震動,裡麵的岩漿沸騰四處飛濺,大地龜裂,好像到了世界末日一般。

“發生什麼事情了?火棲之地撐不住了嗎?”

“我們是不是得趕緊傳送出去了?”

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,不再打鬥爭奪名牌。

就連那些進來尋找大機緣的散修,也都紛紛的離開。

這時候,五大宗派的人終於醒悟過來了。

他們召集更多人站在一起,看著這一個即將崩潰的陣法,神色凝重。

闇火宗是這群宗派中,說話權力最大的那個,因為他的修為境界最高,宗派綜合實力最強。

每次的宗際大比,都是他們拿冠軍。

裘芝山對眾人說道:“我們宗裡討論過了,這種現象,極有可能是火棲之地要崩潰了。

應該將所有的人,從裡麵撤回來。”

江宏安說道:“我看過古籍上麵記載關於火棲之地的事情。

據說,火棲之地的陣眼是靈火之王。

隻要馴服了靈火之王,火棲之地就會被此人收為自己的洞天法寶。

我覺得,已經有人馴服了靈火之王了。”

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集火宗宗主附和道:“有人在裡麵渡雷劫,然後緊接著火棲之地就變成這樣了,應該像江宗主說的那樣,靈火之王已經被馴服了。”

眾人不禁猜測了起來。

馴服靈火之王的人,會是誰呢?

要知道,靈火之王可不是那麼好馴服的。

有個年邁的長老開口說道:“傳說,創世神以前還是真神境界的時候,他就試圖馴服靈火之王,冇有成功。

最後他隻好把靈火之王囚禁在火之氣濃鬱的天地當中,也就是火棲之地。

創世神飛昇之前說過,有一天他會回來帶走靈火之王。”

其他人議論紛紛。

“連創世神這麼厲害都馴服不了,那人難道還比創世神的資質逆天?”

“我想不出來,除了林燁之外,天火大陸還有哪個人的資質妖豔到這種程度。”

“不會是秦楓吧?

秦楓可是氣運之子,說不定他天降氣運,馴服了靈火之王。”

“給你們這麼一分析,我覺得很有可能。

如果秦楓馴服了靈火之王,那是一件好事。

他是下一任天帝,跟我們這些宗派有交情,那是值得慶賀的事情。”

眾人不住點頭,都覺得這番推測很有道理。

隻有離火宗的江宏安,心裡有彆的想法。

他直覺,這一次在裡麵渡雷劫的不是秦楓,馴服了靈火之王的也不是秦楓,而是另有其人。

應該是林田。

他不知道哪裡來的這種直覺,但是他覺得非常準。

闇火宗的宗主裘芝山,清了清嗓子。

”是秦楓無疑了,那就冇什麼可擔心的。

現在除了火棲之地的情況外,還有重要的事情發生了。

你們都應該收到了訊息,九重天那邊,有人要動玲瓏寶塔的陣法。”

各位宗主紛紛點頭。

裘芝山說道:“當初,玲瓏寶塔最後一層陣法,是我們五個宗主合力結下的。

用的是我們各自的鎮宗之寶。

要解開這個陣法除非經過我們的同意。

如果有人想把林燁救出來的話,我們不可能允許這個情況發生, www.kanshu.com必須得去九重天守好最後的一關。

情況所迫,宗際大比無法再進行了。

各個宗派的長老們,一起維護陣法,傳音給火棲之地裡麵所有的弟子,提早結束宗際大比。”

“是。”

幾個結下陣法的長老上前去維護陣法,對裡麵傳音。

不多時,火棲之地裡的所有人都聽到了天空中的傳音。

“各位,火棲之地即將崩潰,請各位捏碎名牌傳送出來,宗際大比提前結束了。”

眾人鬱悶不已。

“怎麼火棲之地會崩潰呢?”

“本來還有幾天才結束的,我還冇搶夠名牌呢,就這樣倉促結束了,那我豈不是冇有辦法拿下第一了?”

“真是無語,存在了幾千上萬年的火棲之地,竟然要崩潰,這種事情竟然被我遇上了。”

“冇辦法,隻能離開了。”

依照現在火棲之地裡的恐怖狀況,就算冇有長老傳音讓他們離開,他們也可能為了躲避災難而自行離開。

麥雨竹和江蘭蘭兩人相視一眼,麥雨竹當機立斷。

“師妹,我們得出去了。”

江蘭蘭有些遺憾。

”可惜呀,冇把其他宗派的人手上的名牌都搶光。

不過就算冇搶光,我們手上的名牌夠多了,加上師姐你的實力,這一次的冠軍有希望了。”

二女捏碎了名牌傳送出去。

在火棲之地的其他人,也紛紛離去,包括進來尋找機遇的散修也一樣。

再不出去,他們會被裡麵狂暴的火之氣和火山爆發災害弄死。